免費咨詢熱線:021-60544123

亚博全网网站

毫不意外,科創闆的造富效應确實顯著,造就了125位億萬富翁。巧合的是,2009年10月30日創業闆上市首日,其股東之中也同樣誕生了125位億萬富豪,此番科創闆“造富神話”與之如出一轍。

2019年7月22日,資本市場見證了專屬于科創闆的狂歡。

Wind數據顯示,截至7月22日收盤時間,首批25家科創闆企業的平均漲幅達到139.55%,總成交額約為485億元,平均成交額達到19.40億元,平均換手率為77.78%,以收盤價計算的靜态市盈率平均為120倍。

其中,“最牛股”安集科技書寫了史無前例的“瘋狂”。截至當日收盤,安集科技股價漲幅高達400.15%,市盈率達到178倍,盤中最高暴漲520.6%。由于N安集打新中一簽的金額為1.96萬元,盤中最高到243.2元時,股民中一簽可賺逾10萬元。

然而,首富卻未誕生于安集科技,科創闆編号第一股華興源創實控人陳文源夫婦以83.83%的持股比例,穩坐“科創闆首富”寶座。就公司造富能力而言,睿創微納造就億萬富豪數量最多,達22人;第二位的杭可科技造就12位億萬富豪;嘉元科技位列第三,造就了11位億萬富豪。

14年攜手打拼的中年夫妻

科創闆編号第一股華興源創大漲128.77%,市值222.56億,雖然其漲幅仍處于“拖後腿”位置,但其實控人陳文源夫婦以83.83%的持股比例,依舊穩坐“科創闆首富”寶座。

根據7月22日中午收盤價計算,陳文源、張茜夫婦持股市值186.61億元。

招股書顯示,華興源創是國内領先的檢測設備與整線檢測系統解決方案提供商,主要從事平闆顯示及集成電路的檢測設備研發、生産和銷售,公司主要産品應用于LCD與OLED平闆顯示、集成電路、汽車電子等行業。

從公司業績看,近年來,華興源創業績穩中有進,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該公司營業收入分别為5.16億元、13.70億元及10.05億元,同期歸母淨利潤分别為1.80億元、2.10億元及2.43億元。2019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6.98億元,同比增長70.63%,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35元,同比增長27.36%。

對陳文源、張茜夫婦的創業曆程,招股說明書也做了簡要披露。

2005年6月15日,華興源創正式成立,陳文源為法定代理人,注冊資本100萬元,均以貨币出資。陳文源和張茜分别持有90%和10%股份。

2017年,經過一次增資以後,源華創興以持股64%成為華興源創大股東,不過,陳文源和張茜合計持有源華創興100%股份。蘇州源客和蘇州源奮分别持有華興源創9%股份,陳文源和張茜直接持有的股份比例降低到18%。

2017年12月,經過一次股權激勵之後,二人合計持有華興源創93.15%的股份。

這樣的股權結構一直保持到華興源創發行之前。

根據華興源創未經審計的2019年中報,本次發行後,陳文源直接持有公司14.09%的股份,通過源華創興持有公司50.11%的股份,通過蘇州源奮持有公司4.94%的股份,通過蘇州源客持有公司5.09%的股份;張茜直接持有公司2.11%的股份,通過源華創興間接持有公司7.49%的股份。

因此,陳文源、張茜夫婦目前通過直接和間接方式合計持有公司83.83%的股份,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截至7月22日收盤,陳文源、張茜夫婦在科創闆開盤首日身價暴漲105.06億元。

百位億萬富豪誕生

在科創闆首批25家企業中,有17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自然人。這些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經過科創闆上市首秀,均實現了可觀的賬面财富。

截至7月22日午間收盤,科創闆共有百餘位億萬富豪誕生。

暫居首富陳文源、張茜夫婦之後的是杭可科技實際控制人曹骥、曹政父子。截至7月22日午間收盤,杭可科技市值為219億元,曹骥、曹政父子持股總市值達到157.44億元。

位居第三的是虹軟科技實控人Hui Deng(鄧晖)及 Liuhong Yang,二人持有市值達到91.43億元。

綜合來看,開盤1日内,共16家企業鑄就了身價超20億元的科創闆富豪。

科創闆富豪榜(持股市值超20億元)

制表:投中網

就公司造富能力而言,睿創微納造就億萬富豪數量最多,達22人;第二位的杭可科技造就12位億萬富豪;嘉元科技位列第三,造就了11位億萬富豪。

然而,這些财富目前還隻是“紙面财富”。根據相關規定,自公司股票上市之日起36個月内,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不得減持首發前股份。針對上市時未盈利的公司,在公司實現盈利前還另有更嚴格的減持限制。

換言之,對于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核心技術人員等原始股東來說,想要把價格暴漲的股票馬上換成真金白銀并不容易。

據此前證監會有關負責人介紹,科創企業高度依賴創始人以及核心技術人員,未來發展具有不确定性。這要求科創闆減持制度不僅要充分關注合理的股份減持需求,也要重視保持科創企業股權結構的相對穩定,保障公司的持續發展。

對于這樣的波動風險,上交所在7月19日就科創闆開市初期交易制度的答記者問時表示,科創企業往往具有業績不确定性大、估值難度高等特點,因此,在新股上市初期其二級市場價格波動往往較大。

同時,對于科創闆開市首日的交易情況,不少個人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均表示大超預期。首批科創闆企業的多位董事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亦表露了興奮的心情,其中安集科技董事長王淑敏更是直言越漲“壓力越大”。

牛股尚存破發及退市風險

王淑敏口中的“壓力”早在10年前的創業闆有所征兆。

2009年10月30日,創業闆28股集體“瘋漲”的同時,創業闆的股東之中也批量生産了125位億萬富豪,與此番科創闆“造富水平”不相上下。

然而,創業闆曆史數據顯示,首批新股首日上漲明顯,而随着時間的推移,首批上市股股價表現差異拉大,其中既有10年上漲10倍的牛股,也有跌回發行價甚至破發的股票,還有面臨退市的股票。

從創業闆最初表現來看,創業闆首批28隻股票上市首日平均漲幅為106.23%。創業闆首批28隻新股上市後5個交易日累計股價平均跌幅為10.89%,僅有鼎漢技術、吉峰科技兩隻股票在此期間股價上漲,而上市首日漲幅最大的金亞科技後5個交易日累計跌幅最大,累計下跌23.51%。

拉長到1個月的情況來看,創業闆首批28隻股票上市後一個月股價趨于平穩,平均漲幅為7.89%,其中約57%的個股在此期間上漲。而從上市一年後的情況來看,創業闆首批上市股則呈現兩極分化,整體平均漲幅為5.96%,上漲與下跌各占一半,其中吉峰科技、銀江股份、愛爾眼科累計漲幅在60%以上,網宿科技、新甯物流、寶德股份、金亞科技累計跌幅超20%。

創業闆“滋生泡沫”的質疑随之而來且從未散去。那麼,此次的科創闆又是否會為科技投資帶來新一輪的泡沫?

在投中網此前的采訪中,啟明創投邝子平創始主管合夥人回應稱,“新一輪的泡沫,目前真的很難去預判。要看開闆之後,比如說三個月内項目的走勢,再做判斷。”

他舉例稱,當年,香港宣布生物醫藥闆塊沒有收入、沒有利潤的企業可以赴港上市,當時确實造成了整個新藥研發領域裡估值的巨大跳躍,那陣子對資本的沖擊很大。但目前,“我還沒有感覺到由于科創闆的宣布,突然所有的科技企業變得“輕飄飄”,起碼沒有人再拎着一個商業計劃書過來說我們準備創業,我們明年準備申報科創闆,我還沒聽到這樣故事。”

所以,“‘科創闆引發泡沫’這方面倒是還好。”

平安證券某分析師則選擇用納斯達克進行類比,他對投中網說道,“科創闆對上市企業的要求雖然有所降低,但仍遠遠高于納斯達克。”

平安證券數據顯示,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中,醫療保健公司數量占比達到27%,是占比最高的行業。醫療保健闆塊盈利情況比納斯達克整體略差,其中53%的公司收入低于1000萬美元,85%的公司沒有實現盈利。

然而,目前已遞交科創闆上市申請的生物醫藥企業有26家,全部實現盈利,ROE在20%以上的公司有13家,占比達到50%,盈利能力優異。其中15家為醫療器械企業,占比高達58%, 而創新藥研發公司隻有3家,預計未來創新藥企業數量将會增加。

公開資料顯示,科創闆雖然對企業上市的條件中沒有盈利要求,但上市後若淨利潤為負且營收低于1億元(對研發型上市公司上市第四年開始适用本規則),則會被給予退市風險警示。

“因此,對于創新藥研發企業,最遲上市6年就需要實現收入大于1億或實現盈利。這個條件也限制了部分早期創新藥企業的上市。”前述分析師告訴投中網,“相較于納斯達克醫療保健闆塊50%的虧損公司上市超過5年仍未能實現盈利、23%的公司上市超過10年仍未能實現盈利,科創闆公司未來的盈利情況将更優。”

您的項目需求

*請認真填寫需求信息,我們會在24小時内與您取得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