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咨詢熱線:021-60544123

亚博全网网站

内循環”已經成為近期經濟領域的最大熱詞。如果你鬧不明白它,就不知道這個國家已經發生了什麼、又将要發生什麼。

 

今天這篇文章詳細地闡述了“内循環”的本質,希望能有助于大家更好地理解經濟内循環,以把握新時代。

 

 

首先,讓我們開門見山,“内循環”不是一個新玩意,已經持續了好多年,但是效果卻正面臨着遞減。

 

新世紀以來,我國經濟可以分成兩個階段,2002~2008年是第一個階段,經濟是“出口-投資”模式,即外循環和内循環互動模式;

 

2009至今是第二個階段,經濟是“負債-投資”模式,即以内循環為主的經濟模式。

 

2012年之後,内循環就逐步出現問題,2019年外部條件惡化後,問題加速放大。

 

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分三部分來講。第一部分,2002~2008:外循環和内循環互動階段。第二部分,2009至今:内循環及其矛盾。第三部分,當前經濟的基本情況。

 

二、2002~2008:外循環和内循環互動階段

 

一個商品,如果賣出去了,最終隻可能有三種去向:第一、被國内終端消費者買了,用于日常吃喝玩樂,這就是消費。第二、被國内企業買了,用于生産或擴建廠房,這就是投資。第三、被國外的消費者或企業買了,這就是出口。

 

消費+投資+淨出口,這三者的總和用貨币來計量,就是GDP。

 

一個商品,如果國内消費者不買、國内企業不買、國外的消費者或企業也不買,那就賣不出去。當大規模的商品賣不出去的時候,就出現了經濟危機。所以經濟危機又叫做生産相對過剩的危機,生産相對于消費能力出現了過剩。

 

 

1996年的中國,經濟第一次出現了過剩。

 

當時一半以上的工業企業産能利用率不到50%。到了1998年,商品庫存甚至占到了國民生産總值的50%。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經濟一定會出現危機。

 

但是1998年的生産過剩,并沒有轉化為經濟危機,反倒是在之後幾年被逐步消化掉了。

 

經濟危機體現為商品賣不出去。那麼一個很自然的邏輯就是,我隻要想辦法把商品賣出去了,經濟危機就暫時過去了。所以自由資本主義時期有兩種傳統的方法可以延緩經濟危機:一是進一步挖掘國内市場,二是進一步開拓海外市場。

 

兩者的實質都是一樣的,把商品賣給以前不買的人。

 

1998年之後,我國就是通過“對内深挖國内市場,對外開拓海外市場”,來延緩經濟危機的。

 

内部而言。1998年之後,我們通過各種方式來深挖國内市場。比如,廢除福利分房,振興帶動一系列産業鍊的房地産市場。

 

對外,我們2001年加入了WTO,出口暴增,消化掉了巨量的輕工業過剩産能。

 

在内外兩個新市場,也就是房地産和出口的帶動下,中國經濟迅速走出陰影,形成了“外貿-投資”雙驅動的經濟模式,并且形成了内部和外部兩個非常重要的經濟循環,這兩個循環的有效運轉,是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根本保障。

 

 

接下來,我們來好好剖析外循環和内循環的本質。

 

外部循環對應着整個外貿出口。

 

首先,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消費者購買中國産品,中國形成外貿順差,獲得大量外彙儲備。

 

其次,我國用外彙儲備,購買美國國債,資金回流到美國,支撐美國債市、股市等虛拟經濟。(這句話是理解外循環的最重要環節)

 

美國虛拟經濟市場不斷膨脹,股市上升、房地産市場上升,美國老百姓手上有錢後就開始不斷地消費,繼而購買更多的中國産品。

 

這就是外部循環,外部循環的本質是不斷通過出口來帶動經濟。

 

 

然後來說說内循環。

 

内部循環有兩條線,一是投資,一是消費。

 

投資方面,當時的内部循環對應着城鎮化和整個房地産市場。

 

首先,老百姓把錢放在銀行裡面,形成銀行體系的巨額存款。

 

其次,銀行通過土地開發、土地買賣、房地産買賣這三個渠道,把這些存款投放到房地産市場。

 

老百姓用自己的存款,支撐了整個中國房地産市場,最終,再自己去貸款,消化不斷升值的房屋。

 

這就是當時的内部循環,内部循環的本質是不斷通過城鎮化和房地産投資來帶動經濟。

 

 

 

消費方面又有兩條線。

 

首先,外部循環導緻出口訂單增多,“食物鍊”上各級企業都需擴大生産,雇傭更多工人,使得内需消費增加,形成良性互動。

 

 

其次,内循環的城鎮化需要的大興土木,跟上述類似,也會使得内需消費增加,同樣形成良性互動。

 

 

 

可以看出,我國消費是一個被動項,是由外循環(出口)+内循環(房地産帶動的城鎮化)導緻的内需增加拉動的。如果外貿和投資熄火,是無法靠所謂的消費來拉動經濟的,因為此時的消費就是無源之水。

 

然後,我們得講到外部循環的破滅。

 

這兩個循環一個主要對應着城鎮化和房地産投資,一個主要對應着外貿出口,這也是我們當時消耗過剩産能的兩個主要途徑。但是,這兩個循環都是不穩定的。

 

外部循環,要求美國虛拟經濟不斷膨脹。隻有美國虛拟經濟不斷膨脹,美國人才愛花錢,愛買中國産品。

 

内部循環,要求中國城鎮化不斷推進,房地産價格不斷上漲。隻有土地和房屋不斷漲價,地方和開發商才能以此為抵押借到更多的錢,進而通過投資來帶動經濟。

 

說白了,要維持兩個循環運轉,就要求美國的股市和中國的房市一直高漲。但這是做不到的,比如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我們的外部循環就開始出現了問題。

 

四、2009年至今:内循環為主階段

 

2008年的時候,次貸危機已經爆發兩年了,危機重創了歐美日經濟,中國出口企業訂單也大規模減少,越來越多的企業因資金鍊斷裂而破産,産能嚴重過剩。

 

淨出口對GDP的貢獻率從前幾年的10%左右,迅速下降到2008年的3.5%(修正後的值是2.7%),随後在2009年更是下降為-44.8%(修正之後的值是-42.9%)

 

 

輕工業産能過剩,直接導緻其擴大再生産的意願下降,從而波及到了重工業行業,然後就是大規模裁員、需求進一步萎縮。

 

2009年,中國出現了20年來最大規模民工返鄉潮。如果再不出手,經濟問題就可能演化為社會問題。

 

NHK甚至還為此拍了個紀錄片:《返鄉潮:2009年春節廣州站紀實》

 

萬分危機之下,我國啟動大規模刺激計劃,暫時緩解了危機。

 

我們外循環+内循環的兩個引擎,既然壞掉了一個,那我們就把内循環加強,補上外循環的失利吧!加大政府投資,到處修橋修路,不是照樣能拉動就業拉動内需,保證經濟的持續運轉嘛!

 

當年,我國決定加大投資力度,鼓勵企業貸款,準備實施一系列基建工程。除了災後重建外,主要有如下方面:第一,加快保障房建設,第二,加快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第三,加快鐵路公路機場建設。

 

基建的錢從哪裡來呢?從銀行來。國家要求加大金融對經濟增長的支持力度,取消對商業銀行的信貸規模限制,加大對重點工程等項目的貸款支持。

 

為實施上述工程,國家預計到2010年投資合計四萬億,其中鐵路公路機場城鄉電網共計1.8萬億,災後重建1萬億。這就是俗稱的四萬億計劃。

 

外循環靠不住了,我們就在四萬億刺激下,經濟正式從“外貿-投資”雙驅動模式,轉變成以城鎮化為依托的“負債-投資”單驅動模式。

 

咱們一方面持續大搞基建,另一方面一遇經濟下滑就放寬房地産貸款和購房政策,努力挖掘房地産市場潛力。通過基建投資和房地産投資,帶動重化工業需求,進而全面帶動制造業,最終成功盤活中國經濟。

 

也就是說,其實從2009年開始,我國經濟就已經走向了以内循環為主的模式。

 

内循環不是什麼新東西,隻是2009年已經開啟的凱恩斯主義的新表述而已。隻不過在最近外部條件惡化之下,被再次強調,因而受到格外關注而已。

 

凱恩斯主義圖解

 

但是,通過政府主導、銀行放款、企業借錢進而大搞基建的内循環刺激模式,有三個緻命的缺點。

 

五、内循環引發的三個問題

 

第一,這會導緻更大規模産能過剩,因為任何基建項目都是有周期的。

 

比如修公路,修路的時候,需要買大量的重化工業産品,消耗過剩産能,并催生更大規模的産能。基建周期内,為滿足市場需求,重工業領域各行業擴建廠房,擴大生産規模。

 

但是,路修完之後怎麼辦呢?以前賣給修路單位的鋼筋水泥現在又賣給誰呢?如果你是決策者,你會怎麼辦?

 

你會說,那就再修一條路。這可以繼續延緩危機,但是路總有修完的時候。一旦城鎮化進程慢下來,各個基建項目周期就會陸續完結,更嚴重的産能過剩就會凸顯出來。

 

 

2011年底,産能過剩又出現了。這個産能過剩有多嚴重呢?我們在後面會詳細介紹。

 

第二,這會造成企業高額負債。

 

基建資金多是銀行貸款,這些錢是要還的,但是很多錢卻還不上。為什麼呢?因為很多基建項目根本不能創造收益。

 

舉個例子來說,某個四線城市地方政府借錢修了一個機場,這個機場一年都沒幾架飛機停靠,根本不賺錢,他拿什麼還錢?這種現象在全國非常普遍。大家可以去查查自己家鄉都欠了多少錢。

 

不光如此,負債還會從地方政府傳導到一般的私營企業。

 

地方政府搞基建,必然會向其他企業購買原材料,比如購買鋼鐵。基建項目周期内,鋼鐵企業訂單就會增多,鋼鐵企業就要擴大産能。但是鋼鐵企業一時間沒有錢去修廠房,怎麼辦?他們就會向銀行借錢來擴大再生産。

 

但是,基建項目周期完成後,就會再次出現産能過剩,進而導緻鋼鐵價格下跌,賺的錢根本無法償還銀行本息。這些還不上錢的公司不得不繼續貸款借新還舊,利息負擔越來越重。

 

 

企業債務有多嚴重呢?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對發債企業做過一項統計,2015年所有發債企業中, 98%的企業利潤根本不足以償還債務,而必須靠借錢才能償還之前的債務。

 

也就是說,中國企業的債務負擔,使得企業從“借債投資”,變為“借新還舊”。

 

第三,這會導緻經濟脫實就虛。

 

這個大家都很熟悉了。由于制造業大規模過剩,制造業本身的利潤越來越低。與此同時,得益于城鎮化的推進,得益于高杠杆購房的優惠政策,中國房地産的價格持續攀升,房地産成了最賺錢的行業之一。

 

而且,怕制造業還不上錢,銀行更加不願意貸款給制造業,大量資金變着方兒的流向房地産。甚至,前幾天還有一個驚人的新聞:

 

 

目前,高昂的房價已經成了所有年輕人心中的痛。掏空了“六個錢包”後,更加沒錢消費了,導緻需求進一步萎縮。

 

但房價能跌嗎?不能。銀行借出去的錢,相當部分是以房屋和土地作為抵押品的,一旦房地産泡沫破裂,銀行将出現大量呆壞賬,最終爆發系統性風險。

 

産能過剩、負債高企、脫實就虛,内循環是一劑可行的藥方,但副作用很可怕。

 

所以,供給側改革五個字,才如千鈞一般重。

 

 

在産能過剩、負債高企、脫實就虛這三大問題環繞下,我國經濟能通過外循環或者内循環來重新啟動嗎?

 

為了理解這個問題,我們需要詳細分析一下當前中國的經濟數據。

 

首先講講産能過剩有多嚴重。對一個經濟循環而言,包含着原料采掘的采掘業,制作成中間産品的冶金、化工等行業,為他們制造設備的制造業等。這些就是主要的重工業行業。

 

 

大家仔細看一下數據,綠色部分是産能利用率在75%以下的,也就是産能嚴重過剩的。

 

黃色部分是産能利用率大于75%但是小于80%以下的都标,也就是産能過剩的。

 

白色部分是産能利用率大于80%的,也就是産能不過剩的。

 

2016年以來,主要重化工業部門中,幾乎所有行業,在幾乎所有時間中,全部産能過剩,可謂觸目驚心。

 

整個經濟是聯動的,重化工業的過剩會傳導到輕工業。這裡我們看一下輕工業過剩情況。

 

 

輕工業中與我們生活相關度最高的兩個部門是食品和紡織,逛街的時候買買買,主要就是買吃的、買穿的。

 

2016年以來,和我們日常生活關聯度最大的兩個輕工業部門,食品部門在所有時間全部産能過剩,且多數時間是産能嚴重過剩。紡織部門在9個季度中産能過剩,在6個季度中踩線達标。

 

也就是說,在開啟以投資為主導的内循環之後,數年之間,整個工業部門就都處于産能過剩之中,重化工業尤為嚴重。而這些過剩産能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中難以消化。

 

所以我們必須得問,這些産能過剩能消化掉嗎?

 

目前,消化過剩産能也隻可能有三種渠道,第一,拉動國内消費,第二,促進國内投資,第三,加強外貿出口。

 

現在的經濟是什麼情況呢?外需萎靡,内需不振,投資下滑。

 

下面我們就這三個方面做一個詳細梳理。

 

 

首先是外貿。

 

金融危機以來,先是歐債爆發債務危機,其後2015年新興市場爆發金融危機,接着是新冠。整個外部經濟環境一直惡化,逆全球化趨勢越發明顯。

 

在這個大背景下,我國出口增長率持續走低。按美元計價的出口總值,在2009年、2015年、2016年出口增長率都低于零,2019年的出口增長也僅有0.51%。

 

 

外貿形勢非常嚴峻,短期看無法通過外貿消耗過剩産能。再加上川普亂搞、美國衰退,外循環根本無法重建,所以我國隻能不斷強調内循環。

 

然後是投資。

 

投資是内循環最大的依托,凡是講内循環的,無不講到城鎮化、基建等等。的确,2009年之後,投資在中國經濟中占有絕對主導的地位,中國經濟就是靠投資吊着一口仙氣持續至今。

 

但是,投資這個引擎還有效嗎?

 

這裡我們詳細分析一下。制造業投資、基建投資、房地産投資,是投資中最重要的部分,三者合計超過全社會固定資産投資的七成,三者的增長基本決定了投資的增長。

 

制造業方面。由于制造業過剩越來越嚴重,投資增速從2011年開始持續下滑。2011年,制造業投資增速還有30%左右,到2012年就下滑到不足20%,之後持續下跌,在2015年6月份之後,增速再也沒超過10%左右,到了2019年底,增速僅有3.1%——

 

可以說,制造業投資在數據上對拉動經濟的作用越來越小。

 

 

基礎設施方面。自從2009年四萬億以來,基建就成了固定資産投資增速的基石。在2018年前,基本保持15%以上的增速。

 

但是,基建投資至少受到三方面的制約。首先,2015年以來,我國城鎮化的速度明顯減慢,其次我國大中型城市的基建已經比較完善,大規模基建的空間在降低。最後,基建的投資主體是地方政府投資平台,這些企業往往債務高企且被限制繼續借債。

 

這一系列原因,導緻基建投資增速從2017年開始快速下降,2018年5月,增速跌破10%,到2019年底,基建投資增速下滑到3.8%——

 

可以說,基建投資在數據上對拉動經濟的作用也越來越小。

 

 

制造業投資和基建投資都慢慢乏力了,于是,隻能靠房地産投資拉動經濟了。

 

但是,房地産也有自己的問題。比如總撫養比(非勞動人口(老人和小孩)/勞動力人口的比例)上升,比如價格高企導緻購買需求減少,比如國家的嚴格限制,這些都導緻房地産投資增速下滑。

 

中國房地産投資增速,從2003年以來,除2008年底前後的金融危機異常期外,基本保持在20%以上。到了2013年底,增速都在20%以上。但是從2014年開始,房地産投資增速迅速下降,到2019年底,增速勉力維持在9.1%。

 

房地産投資拉動經濟還在勉力維持,但所有人都知道,這同樣也長久不了。

 

 

制造業投資、基建投資和房地産投資,從高達20%、甚至30%的增速,逐步下滑到不到10%的增速,制造業投資和基建投資增速更是僅有百分之三點幾。它們高速增長時期催生出來的産能,在潮水褪去之後,全都裸露在了沙灘上。

 

那麼,可以靠5G等新基建投資增長點嗎?新的投資增長點,就算有,體量不如上述三項大。更何況,就算體量與之相當,也隻是個“緩兵之計”,未來還是有産能過剩的危險。

 

 

外貿和投資都不能消化如此龐大的過剩産能,那麼就隻有靠促進國内消費來消化過剩産能了。但是,這能做到嗎?

 

現在有人說疫情導緻國外消費内移,可以通過消費重啟經濟。這個其實并不容易。

 

之前說過,消費是一個被動項。由于外貿訂單增加或者城鎮化加速,導緻企業盈利增加,進而擴大生産,雇傭更多工人并一定程度提高工人工資,這才導緻消費增加。

 

但是2012年以來,企業再次出現産能過剩,生産出來的産品賣不出去,利潤大幅下滑,虧損企業越來越多。

 

大家看這個表格。四萬億初期,2010~2011年,企業盈利快速增長,虧損企業虧損總額與盈利企業盈利總額的比值遠低于10%。但是從2012年以來,企業虧損快速增長,再次提升到2009年的水平,并且在2015~2016、2018~2019這兩個時間段,虧損額和盈利額的比值都明顯高于10%。

 

 

企業盈利下滑,必然導緻裁員。離職員工丢失工作,在職員工福利薪酬也勢必受到影響。

 

事實上,在這兩個時間段,中國人均收入增長率持續放緩。看這個圖,藍色的線是人均實際GDP增長率,橘黃色的線是人均實際可支配收入增長率。2105年底開始,人均實際可支配收入就長時間低于人均實際GDP增長率。

 

 

工資降低,非就業增多,據此可以得出一個基本判斷,可供消費的工資總量,其增速勢必在加速下滑。

 

可供消費的工資總量增速在下滑,而房價和房租卻居高不下,這又極大程度擠壓了消費。

 

這三個因素綜合作用下,我國消費不振,難以消耗如此龐大的過剩産能。

 

 

截至目前,中國距離開始大規模開啟内循環的4萬億時代,已經過去11年了。

 

之前我們說過,投資刺激經濟是一種凱恩斯主義的玩法,而凱恩斯主義是必然導緻通貨膨脹的,畢竟印了那麼多的錢,不可能對貨币總量沒有太大影響。

 

但幾乎所有的經濟學家都不得不承認,我國反映通脹的CPI指數并不高。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大量資金被房地産領域吸收了。

 

 

也就是說,我國印出來的錢,沒有去追逐一般的商品,而是有相當部分去追逐房地産領域中的房屋和土地這一特殊商品。這就是CPI漲幅并不大,但房價卻暴漲的原因。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王德培,甚至把房地産成為“人民币的穩定之錨”,王德培曾經“掏心掏肺”地說,“中國有200多萬億的人民币印制和發行,全世界之最了,為什麼沒出問題”,就是因為房地産,房地産是“中國通貨膨脹的主戰場”,但是高價房這個問題主要針對“中産階級以上的人”,所以社會本身不至于出問題。

 

王德培的這段話說得太明白了,我國為什麼不敢讓房價跌,因為“貨币大量沉澱在那裡”,一旦房價跌了,巨量的貨币就會湧現其他商品市場,造成全社會範圍内的通貨膨脹。

 

那麼,房地産的價格會一直維持高位嗎?

 

城鎮化放緩,人口結構逆轉,房價虛高,房企背負高額負債……隻能說,這實在有些岌岌可危。

 

房地産泡沫會破滅嗎?會怎樣破滅?我們都不知道。隻知道的是,一旦房地産泡沫破滅,中國經濟将最終停滞下來,而伴随着經濟停滞的,是大量貨币湧向市場導緻的通貨膨脹,停滞和通脹将并存,這就是可怕的滞脹。

 

所以說,我們必須護着這個泡沫。

 

 

從本質上來說,經濟從内外雙循環轉向内部循環為主也已經11年了。

 

目前,經濟面臨的外部形勢越來越嚴峻,全球經濟衰退,新冠隻不過是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草。外部循環熄火,投資主導的内部循環成了唯一可靠的驅動引擎。

 

在這樣的局面下,再次提出内部循環,隻不過因為我們已經無從選擇。雖然副作用大,但也不得不一飲而下。

 

可我們在喟歎時,不要忘了環顧地球村,你會發現,即使“危言”在此,我們仍是世界經濟首屈一指、乃至唯一經濟堪稱健康的增長極。

 

這是一個艱難的時代。我們都曾以為,過去那歡愉的一切都是不用付出任何代價的。

您的項目需求

*請認真填寫需求信息,我們會在24小時内與您取得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