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咨詢熱線:021-60544123

亚博全网网站

“我現在身在黎巴嫩,不會再被日本受操縱的司法系統當作人質,他們推定有罪,歧視猖獗,剝奪基本人權,我隻是逃離了不公正和政治迫害。”卡洛斯 · 戈恩(Carlos Ghosn)在周二上午通過電子郵件發給記者的一份聲明中如是說。

 

本該在日本等待審判的前日産總裁卡洛斯 · 戈恩于本周一晚間飛抵黎巴嫩,而日本政府直到2019年12月31日清晨6點多才得知戈恩已經出逃。

 

戈恩出逃的消息,最初于2019年12月30日由黎巴嫩《共和國報》率先報道,《東方日報》随後證實消息,法國回聲報、英國金融時報以及美國華爾街日報等各家國際媒體随之跟進。

 

日本媒體表示: “逃跑是一種嘲笑日本司法體系的懦弱行為。戈恩離開這個國家,失去了證明自己清白和維護自己名譽的機會”。自由派的《東京新聞》還表示,“戈恩的行為是對日本司法制度的嘲弄。”

 

東京地方檢察廳已經要求将戈恩的15億日元保證金沒收,但這點錢怎麼能跟自由相比呢?

 

戈恩現年66歲,出生于巴西,6歲随父母移居貝魯特,他的父親是本地商人,母親是法國人。因此,戈恩本人擁有巴西、法國和黎巴嫩三重國籍。

 

支持戈恩的廣告牌

 

外媒還介紹,戈恩或許想通過在黎巴嫩尋求審判來洗清自己的名聲。

 

一直以來,戈恩都被視為黎巴嫩民衆的“國民偶像”。黎巴嫩同法國不同,并沒有與日本簽訂引渡條例,所以日本政府要求黎巴嫩“交出”戈恩的難度頗高。

 

營救戈恩媲美好萊塢大片

 

戈恩出逃太過戲劇化,以緻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目前媒體上流傳着兩個版本。

 

1.黎巴嫩網站el Neshra報道說,戈恩得到了一家西方安保公司的幫助,先逃到了無人認識的日本村莊,接着再從日本坐船逃到韓國,之後再逃到黎巴嫩。據當地媒體報道,日本航班記錄顯示,确實有一架私人飛機于周日晚間從關西機場飛往土耳其。

 

畢竟戈恩喬裝出行也不是第一次了,他曾為免受媒體騷擾打扮成建築工人。

 

戴藍色帽子的為戈恩

 

2.黎巴嫩 MTV 新聞頻道報道稱,2019年聖誕前夕,一支小型的交響樂表演樂隊進入了戈恩位于東京、毗鄰法國大使館的豪宅,為其進行表演。當僞裝成樂隊成員的特種部隊将躲藏在樂器盒裡的戈恩帶離豪宅的時候,負責值班的日本警察并未發現異樣。

 

黎巴嫩當地媒體此後報道稱,樂隊成員的真實身份是前特種部隊成員——經過精密的招募、策劃等過程,他們出現在戈恩的豪宅裡,隻為實施這場營救。

 

 

 

之後,戈恩的營救小組開車奔赴機場。他們沒有選擇人多且戒備嚴密的東京的機場,而是決定前往大阪關西機場。在那裡,戈恩喬裝打扮用假護照騙過海關人員,上了一架早已準備好的私人飛機。

 

很快,戈恩經由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抵達黎巴嫩首都貝魯特。

 

 

不管真實情況是哪個版本,戈恩能成功出逃,背後一定經過周密的計劃,詳細的踩點,才能從日本人眼皮底下“金蟬脫殼”。

 

而法國報紙《世界報》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稱,此次營救是戈恩妻子依靠其兄弟在土耳其的人脈,安排了這場“出日本記”。

 

其實自從2018年12月戈恩被日本政府關押,卡羅爾就一直在以各種方式為戈恩奔走求援。2019年4月,卡羅爾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文章,宣稱她丈夫是無辜的,并抱怨他在監獄裡受到的待遇,說他被關在禁閉室,24小時開着燈,整天整夜地接受審訊,不能見他的律師。

 

6月中旬她通過媒體對美國總統公開喊話,要求其在此後日本舉行的G20峰會上向日本首相施壓,解除對卡洛斯·戈恩的非法監禁。

 

12月24日,在律師知情的情況下,戈恩曾與妻子進行了長達1個小時的對話。而據外媒透露,法庭曾給戈恩一個他認為是雙重侮辱的聖誕禮物。首先,法院拒絕了他與妻子聯系度假的請求。其次,在聖誕節的聽證會上他認為法院在審判中拖延了時間,這讓他擔心審判可能要到2021年才會開始。

 

“他看不見他的妻子,他無法得到審判日期。”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說。“這是恥辱,這是道德上的折磨。”

 

法國報紙《世界報》周二報道則寫道,這次越獄由戈恩的妻子卡羅爾策劃實施,當飛機抵達貝魯特時,她正在飛機上。

 

12月31日,一輛黎巴嫩國内安全部隊的車輛停在貝魯特一個富裕社區的一所房子外面,法庭文件證明這所房子屬于前日産首席執行官卡洛斯 · 戈恩 \ 法新社

 

遙想2011年,默多克老爺子參加“竊聽門”聽證會時突然被一個示威歹徒襲擊,危急關頭,鄧文迪使出中國功夫将歹徒當場制服,老爺子躲過一劫。

 

而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二十年前就曾說他的擇偶标準:要足智多謀到能把他從一個第三世界國家的監獄裡救出去。

 

 

戈恩人生滑鐵盧

 

時間拉回1999年,戈恩在雷諾集團收購日産汽車後使後者在兩年内扭虧為盈,他的"日産複興計劃(Nissan Revival Plan)"通過換股、重組、裁員等一系列措施,使日産4年内還清了所有負債。戈恩入選全球十大管理奇才中的"鷹眼總裁",日本明仁天皇還授予了他藍绶褒章(the Japan Medal with Blue Ribbon)

 

誰曾想2018年11月19日,卡洛斯•戈恩剛從N155AN專機下來,就被來自東京地方檢察院的調查員控制并帶走。

 

他被指控存在财務不當行為,包括少報報酬合計多達50億日元(約3億元人民币),這屬于“虛僞記載有價證券報告書”,嚴重違反了日本的《金融商品交易法》。次日雷諾汽車公司宣布,首席運營官蒂埃裡 · 博洛爾将接替戈恩。四天後,戈恩被解除了三菱汽車集團老闆的職務。

 

一夜之間,他從雷諾日産掌門人變成了階下囚。

 

早在2015年,時任法國财政部部長的埃曼紐爾·馬克龍就稱戈恩在雷諾集團800萬美金的收入"太多"。到了2018年,日産集團的一名審計員開始調查某家子公司為戈恩購買的多處房産。在内審中,日産意識到戈恩在荷蘭設立了一家子公司,表面上是為風投注資,實際用于購買和出租公司地産。

 

據調查,日産已在該風投基金會中花費近8300萬美金,換來的是戈恩家族在巴黎1600平米的精緻公寓、裡約600萬美金的房産和貝魯特街頭價值875萬美金的豪宅。

 

戈恩作為全球汽車制造合作夥伴尼桑汽車公司、雷諾汽車公司和三菱汽車汽車公司的三位領導人,這可能是日本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企業審判。

 

戈恩戴着手铐出席了2019年1月8日的首次法庭聽證會,堅稱對他的指控“毫無根據,毫無價值”。然而,拘留期還是從最初的23天延長至108天。

 

2019年3月6日,戈恩以10億日元保釋金保釋。不過2019年4月4日,東京特搜部又一次以戈恩違反《公司法》而将其逮捕。

 

這是日本用來逼供的常用策略,特搜部一貫做法就是不認罪就一直拘留。

 

過去,日本拘留衆議院議員鈴木宗男437天,鈴木不認罪,但法院最後判其有罪;拘留厚生勞動省局長村木厚子164天,村木不認罪,檢察官僞造了相關證據要将其拿下,好在律師找出了破綻,村木确實無辜才無罪釋放。

 

圖源:archyde

 

戈恩妻子說,在108天的拘留期間,她的丈夫被隔離關在一間牢房裡,整個冬天沒有暖氣,吃的食物很少,有時在沒有律師在場的情況下被審問幾個小時——有時是在晚上。

 

戈恩的律師在本周早些時候表示,“檢察官、日本經濟産業省的政府官員,以及日産汽車的高管之間存在非法勾結,他們成立了一個秘密工作組,鼓吹存在不當行為的指控。”

 

據戈恩律師廣中淳一郎(Junichiro Hironaka)分析,此舉的目的是驅逐戈恩,阻止他進一步整合日産和雷諾,這威脅到了這家日本汽車制造商的自主權。

 

因為在雷諾-日産聯盟中,雷諾持有日産約44%的投票權股份,而日産僅持有雷諾15%的股份并沒有投票權。戈恩長期掌權形成了近乎“獨裁”體制,但日方更希望日本人主導公司,日産“謀求獨立”意願強烈。

 

2017年戈恩将CEO交給了西川廣人,保留董事長職位,試圖緩和這種情緒。但是從日本媒體傳出的小道消息看,戈恩被私人問題緊緊纏繞住以後,戈恩最器重的西川總經理反而率先“造反”:他用了幾個月的時間收集戈恩的罪狀,向特搜部告發了戈恩。

 

頗為嘲諷的是,今年9月西川廣人因為“獲得不正當報酬”從而引咎辭職,昔日的“反貪大将”如今自己卻因為“貪污”離職。

 

“難道你不認為應該有一種更文明的方式來做這件事嗎? ” 卡羅爾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她指的是日産或日本政府希望解除戈恩在公司的職務。“董事會本可以和他見面,和他談談,說我們希望你辭職。”

 

卡羅爾已經向聯合國提交了兩份請願書,聲稱日本方面侵犯了戈恩的人權,并得到了日本改革派律師的支持。“他們毀了我們的生活,我們永遠受到傷害。”卡羅爾說, “這是我一生中最艱難的一年。”

 

不過一位家族朋友告訴法新社: “現在,戈恩和妻子在黎巴嫩的家裡,他很高興,他自由了。”

 

您的項目需求

*請認真填寫需求信息,我們會在24小時内與您取得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