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咨詢熱線:021-60544123

亚博全网网站

時近2019年末,各種統計數據都在出爐。對于千萬家長而言,一個數據或許是核爆性的:今年,據說有12000家課外培訓機構倒閉。一些機構人去樓空,交了費的家長不知道去哪裡要錢。

 

01 

 

原來校外培訓機構也靠不住!

 

之所以說是核爆性的,是因為在競争日趨激烈的今天,教育成為了衆多家庭的救命稻草。不知多少家庭,把教育當作維持自身已處階層、躍升子女階層的良方,甚至還涉及自身養老水平的高低問題。

 

韋博英語北京國貿店關閉

 

當然,我們都知道教育其實承擔着遠遠超過增強階層流動能力的作用,可是,說句大實話,現在很多家庭那麼重視子女的教育,主要原因,不正是圖社會階層的變遷嗎?

 

古語說:“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說的是科舉時代很多讀書人的願望。範進中舉的故事想必大家也都知道。範進讀書的目的,隻是為了中舉,少受丈人的數落。至于平白無故多了幾間房、幾個仆人,大概由于窮久了的緣故,他的想象力也受到了限制。所以,當幾個老婦告訴範進老母親:連我們這個幾個人都是老夫人您的。——範進老母親居然激動得一口氣上不來。

 

現在,很多家庭的教育理念還隻是——“出人頭地”。

 

以此為背景,我們就能理解為什麼一萬多家培訓機構的倒閉對許多家長造成的沖擊了。

 

許多家長擔憂的,首先絕不是自己的學費打水漂了。他們擔憂的,主要是,倒閉了這麼多的培訓機構,接下來應該找哪家培訓機構接盤?其次是,找到可靠的培訓機構之後,他們是否還有名額接收自己的孩子?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将在課外培訓市場上流離失所,他們頓時焦慮感上升,忍不住和自己的另一半又吵幾句嘴。

 

他們恨不當初多報幾個培訓班,哪怕隻扔錢在裡面,不去上課,也要把名額占着。

 

我這麼說很多讀者覺得我在胡說八道。但我确實有第一手數據:有的家長為了占據某培訓機構的名額,在自己的娃還是小班時就去報名。上的什麼内容呢?搭積木。說白了就是玩。旁人好奇:何必如此?在家不會搭積木嗎?小母親白眼道:我們先把名額占着。你知道小學的培訓班報名要排到十六鋪嗎?

 

排隊排到十六鋪,上海俗語,意思是排隊的人很多,很多很多。

 

但是,沒想到教育培訓機構也靠不住。

 

02

 

那麼,讓教育回歸學校,不可以嗎?既省了家庭的經濟開銷,又減輕了孩子課業負擔,還多出時間可以娛樂,何樂而不為?

 

可是,社會上對學校懷疑的情緒從來沒有消失過。我有時候也去接孩子放學。校門口的家長閑談,正是我觀察教育生态的一個小窗口。不時的有幾個家長抱怨,某某班級的數學老師不會教,自己的孩子聽不懂,考試一直低分。個别家長不同意:那我家孩子為啥是優……?

 

“那是你家孩子父母基因好。”

 

幾個家長還抱怨作業太多,晚上寫到十點還沒完。

 

2018年9月11日晚,江西省遂川縣城華影時代廣場,一位小女孩坐在三輪車上做作業

 

過幾天,據說有家長反映作業過多的問題,學校削減了作業量。又是這幾個家長開始抱怨:還是作業多點好;老師就是要嚴。

 

隻是受到過哲學訓練的我有點思維強迫症,心裡嘀咕:作業多和嚴格有什麼關系?

 

我并不想就兩者之間的關系展開讨論。在此,我的重點是,很多家長對學校是不信任的。這種不信任并不表現在他們敢于向學校提出自己的意見,如果是這麼做,那表明他們還是信任學校的,相信學校可以聽取自己的意見,至少是給予合理的反饋;不信任恰恰表現在,背後的風言風語,将所有的教育責任都推給學校。

 

作業多了,怪學校;作業少了,也怪學校。問題就在于,你讓學校怎麼辦?你,作為家長,在幹什麼?隻是一個批評者的角色?

 

可見,家庭、家長也要承擔起教育的責任。

 

深圳蛇口某小學門前放學擁堵場景,課外培訓機構在校門口打出招生廣告

 

這似乎是一句廢話。“養不教,父之惰。”古人都知道了。但目前,至少存在着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其實很多家庭還是把教育的責任扔給學校,或者外包給校外培訓機構。

 

第二個問題是,對于部分有強烈責任感的家庭而言,面臨着子女教育上自身能力的問題低學曆的父母面對子女教育,或許還有一個能不能的問題。也就是說,學校的課程對他們而言,有的時候不啻于天書。

 

網上流傳的故事:面對低年級的孩子,家長還能說“你怎麼這麼笨啊!”面對高年級的孩子,家長隻能負責後勤工作了。因為那些題目他們也不會。

 

但是,即便是高學曆的父母,也不可能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子女教育上。他們自己也有工作。這點可想而知。

 

03

 

出路在哪裡呢?

 

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我想起了《正義論》的作者羅爾斯對正義的一個基本論證,也想到了人類社會生活的一個基本事實,兩者之間是同構的。

 

人類社會生活的一個基本事實是,人是群體的動物。即便個别人想做宅男、宅女,甚至到深山老林裡去生活,一方面這種生活模式不可推廣,另一方面,當宅男、宅女打開手機叫外賣的時候,便表明他們本質上沒有擺脫群體生活。這就意味着,每一個人的發展離不開群體的發展。

 

《正義論》裡也說:社會高層的人為什麼要幫助社會底層的人?因為大家一起組成了社會,高層之所以為高層,離不開底層的付出。比如,一個高管如果連家務都要全部自己做,那麼,他根本做不好高管。因為他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他家的鐘點工為他的高管事業作出了貢獻。

 

基于人類必須是群體性生活這個事實,在教育上我們能得出什麼結論?

 

校外培訓機構目前的确亂象叢生,但之所以産生校外培訓的需求,表明教育已經溢出了家庭和學校,後兩者難以滿足需求了。從這個角度看,校外培訓機構需要規範,而不是完全取締。

 

上海一棟樓内擠滿了各種培訓機構

 

但是,這絕不是說把孩子扔給培訓機構就一了百了。家庭,依舊還是教育的第一陣地。更不用說校外培訓機構能夠提供的,更多的是技能教育、知識教育,而不是品德教育、習慣教育。

 

學校,是教育學生的主場。别的大道理不講,隻說一點:孩子白天大部分時間是在學校度過的。時間成本重于一切。浪費了這一塊,再去校外補,揀了芝麻丢了西瓜,得不償失。

 

校外培訓機構、家庭和學校,隻抓住任何一塊,孩子的教育都會是跛腳的。不錯,教育的主體是學生,學生必須發揮主體能動性。但問題的另一方面是,好的孩子也需要好的教育予以啟發、激發。

 

因此,結論自然是,三方外力的協作,加上學生自身主體性的發揮,我們的教育才有出路。

 

以此為原則,倒掉一萬多家培訓機構,并不值得家長發慌。大浪淘沙,泥沙俱下。校外培訓機構的更新換代,給我們提供了更多的選擇,也讓家長看緊自己的錢包,看緊自己的孩子,更加理性,想想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也一定程度上想想學校應該承擔的責任,如何更加有效的對待學校的教育。

 

換而言之,自己孩子考試分數低,并不全是老師的責任;但作業總是做到大半夜,那就要想想是不是要有所應對了。

 

人類,是一個事實上的共同體。教育,也是共同體的共同的職責。

您的項目需求

*請認真填寫需求信息,我們會在24小時内與您取得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