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咨詢熱線:021-60544123

亚博全网网站

2019年10月28日消息,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今日在首屆外灘金融峰會上發表了題為《數字化重塑全球金融生态》的演講。他在演講中表示,人民銀行的數字貨币經過5、6年的研究,技術目前已經趨于成熟,有可能成為在全球上率先推出數字貨币的央行。

他表示,當今時代是一個數字化時代,技術革新和數字化經濟的全面興起,讓科技由最初的工具角色轉變成驅動金融變革的中堅力量。數字化的五全基因與金融業不斷碰撞融合,不僅改變了個人間、企業間、國家間的清結算方式及主權貨币發行機制,還大幅提升了産業鍊運營效率,帶來了整個經濟社會的發展和人類的進步。展望未來,量化投資和智能投顧、人工智能定價和理賠核算、金融雲服務、區塊鍊存證等新金融業态正不斷進化,将引領金融業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

以下為演講文字實錄:

各位嘉賓、各位朋友:

很高興受邀參加2019年外灘金融峰會。今天談談我對數字化的理解以及數字化如何颠覆全球金融生态。

一、數字化的構成與颠覆性作用

數字化主要包含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以及區塊鍊技術。而這幾者之間的關系,如果将數字化平台用人來類比: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以及物聯網就像人類的神經系統,大數據就像人體内的五髒六腑、皮膚以及器官,雲計算相當于人體的脊梁。沒有網絡,五髒六腑與和脊梁就無法相互協同;沒有雲計算,五髒六腑無法挂架;而沒有大數據,雲計算就是行屍走肉、空心骷髅。有了神經系統、脊梁、五髒六腑、皮膚和器官之後,加上相當于靈魂的人工智能——人的大腦和神經末梢系統,基礎的數字化平台就已經成型了。而區塊鍊技術,就像更先進的“基因改造技術”,從基礎層面大幅度的提升大腦反應速度、骨骼健壯程度、四肢操控靈活性。數字化平台在區塊鍊技術的幫助下,基礎功能和應用将得到颠覆性改造,從而對經濟社會産生更強大的推動力。

數字化之所以能夠颠覆傳統,就在于它所擁有的五全基因:全空域、全流程、全場景、全解析和全價值。所謂“全空域”是指:打破區域和空間障礙,從天到地,從地上到水下、從國内到國際可以泛在的連成一體;所謂“全流程”是指:關系到人類所有生産、生活流程中每一個點,每天24小時不停地信息積累;所謂“全場景”是指:跨越行業界别,把人類所有生活、工作中的行為場景全部打通;所謂“全解析”是指:通過通過人工智能(AI)的收集、分析和判斷,預測人類所有行為信息,産生異于傳統的全新認知、全新行為和全新價值;而所謂“全價值”是指:打破單個價值體系的封閉性,穿透所有價值體系,并整合與創建出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價值鍊。

數字化具有的五全基因與任何一個傳統産業鍊結合起來,就會形成新的經濟組織方式,從而對傳統産業産生颠覆性的沖擊。與工業制造相結合時,就形成工業制造4.0;與物流行業相結合,就形成智能物流體系;與城市管理相結合,就形成智慧城市;與金融結合,就形成金融科技或科技金融。在與金融相結合的過程中,數字化擁有的海量信息、計算能力、共識機制,可以大幅度的提高金融服務的效率、安全性,降低金融機構運營成本、壞賬率和風險。

二、數字化與金融結合帶來的變革

數字化擁有的五全基因與金融碰撞以後,重塑了全球的金融生态。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一)颠覆全球個人支付方式

在數字化浪潮來臨之前,我國個人支付主要通過紙币、儲蓄卡、信用卡來完成。2002年,在合并了全國銀行卡信息交換總中心和18家城市(區域)銀行卡網絡服務分中心的基礎上,我國組建了銀聯公司。銀聯創立之後,自主建成銀行卡跨行交易清算系統,推廣了統一的人民币銀行卡标準,在傳統支付領域發展迅速,促進了經濟社會不斷進步。但在創新支付領域如互聯網支付、手機支付、二維碼支付等方面進展緩慢。

随着我國移動互聯網領域的技術進步與應用普及,基于手機的支付方式走進了生活的每個角落,新的支付已經占據主流地位。以支付寶、微信支付為代表的移動支付已經覆蓋14億人。從線上到線下,從家庭日常水電氣話費支付到交通、旅遊、酒店、餐飲,移動支付憑借其高效便捷的支付體驗,打破了傳統支付方式在空間上、時間上的局限性。2018年中國移動支付規模約39萬億美元,而美國則是1800億美元,差距達到數百倍。我國的電子支付系統已經全球領先。如今,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移動支付。在歐美、日韓、東南亞等全球數十個國家和地區的線下商戶門店,支付寶、微信支付的範圍幾乎可以涵蓋餐飲、超市、便利店、主題樂園、休閑等各類吃喝玩樂消費場景。

移動支付使得個人的資金往來信息沉澱下來成為信用數據,使得企業在業态層面有了極大的創新——所有權與使用權分離。這就是共享單車、共享辦公等共享業态能夠出現并蓬勃發展的基礎。企業在銷售商品或服務時,不再需要賣掉所有權,而隻需要賣掉某一個時段的使用權。未來,共享家具、共享工具、共享智力等各類共享業态在移動支付的助推下,将迎來更大的發展機遇。

随着區塊鍊技術在金融領域的逐步滲透,個人跨境轉賬的底層技術實現方式也開始被改寫。過去,個人跨境轉賬需要跨越支付機構、銀行和國際間結算網絡,整個過程由于串行處理而效率低下。而現在,區塊鍊技術可以作為支付機構與商業銀行之間的接口技術。跨境彙款中的多方通過區塊鍊技術将彙款報文傳遞給各參與方,從而實現多方協同信息處理,将原本機構間的串行處理并行化,提高信息傳遞及處理效率。

但是,在新的支付方式高速發展的同時,也要尊重人對支付方式的選擇性。随着移動支付的普及,部分商家開始熱衷于“無現金”,拒收現金的現象也随之增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币管理條例》,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格式條款、通知、聲明、告示等方式拒收人民币。拒收現金的行為不僅損害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從長遠看還會危及金融安全。同時,由于移動支付的基礎是電力設施、數據中心、網絡系統,一旦發生意外如地震、斷電、人禍導緻移動支付無法使用,将會給社會帶來嚴重後果。

(二)重塑貿易清結算體系

在數字化時代,不僅需要改變個人支付方式,企業間、國家間的支付結算方式也需要進行重塑。企業在開展國際貿易外彙結算時,會面臨是兩國貨币直接支付結算,還是以美元為中間價結算的問題。在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統(CIPS)上線之前,人民币跨境清算高度依賴美國的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系統和CHIPS(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SWIFT成立于1973年,為金融機構提供安全報文交換服務與接口軟件,覆蓋200餘個國家,擁有近萬家直接與間接會員,目前SWIFT系統每日結算額達到5萬億至6萬億美元,全年結算額約2000萬億美元。CHIPS是全球最大的私營支付清算系統之一,于1970年建立,由紐約清算所協會經營,主要進行跨國美元交易的清算,處理全球九成以上的國際美元交易。SWIFT和CHIPS彙集了全球大部分銀行,以其高效、可靠、低廉和完善的服務,在促進世界貿易的發展、加速全球範圍内的貨币流通和國際金融結算、促進國際金融業務的現代化和規範化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但是高度依賴SWIFT和CHIPS系統存在一定風險。首先,SWIFT和CHIPS正逐漸淪為美國行使全球霸權,進行長臂管轄的金融工具。從曆史上看,美國借助SWIFT和CHIPS系統發動了數次金融戰争。2006年,美國财政部通過對SWIFT和CHIPS的數據庫進行分析,發現歐洲商業銀行與伊朗存在資金往來,美國随即以資助恐怖主義為借口,要求歐洲100多家銀行凍結伊朗客戶的資金,并威脅将為伊朗提供金融服務的銀行列入黑名單。随後全球絕大部分銀行斷絕了和伊朗金融機構的所有業務往來,伊朗的對外金融渠道幾乎被徹底切斷。2014年烏克蘭危機時,美國除了聯合沙特将石油價格腰斬外,更威脅将俄羅斯排除在SWIFT系統之外,随後俄羅斯盧布大幅貶值,經濟受到嚴重負面影響。其次,SWIFT是過時的、效率低下、成本極高的支付系統。SWIFT成立46年以來,技術更新緩慢,效率已經比較低下,國際電彙通常需要3-5個工作日才能到賬,大額彙款通常需要紙質單據,難以有效處理大規模交易。同時SWIFT通常按結算量的萬分之一收取費用,憑借壟斷平台獲得了巨額利潤。

所以說,在當前數字化浪潮的大趨勢下,依托技術更新緩慢、安全性難以保證的SWIFT和CHIPS系統是沒有前途的。在大數據平台、區塊鍊技術的驅動之下,構建形成一個新的清結算網絡已經成為當前許多國家的共識。區塊鍊技術具有去中心化、信息不可篡改、集體維護、可靠數據庫、公開透明五大特征,在清結算方面有着透明、安全、可信的天然優勢。目前全球已有24個國家政府投入并建設分布式記賬系統,超過90個跨國企業加入到不同的區塊鍊聯盟中。歐盟、日本、俄羅斯等國正在研究建設類似SWIFT的國際加密貨币支付網絡來取代SWIFT,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和區塊鍊平台正在通過區塊鍊試水跨境支付,用實際行動繞開SWIFT和CHIPS全球支付體系。

(三)改革全球貨币發行機制

貨币是國家與國家、地區與地區、人與人之間發生社會關系、交換關系所必不可少的媒介。原始社會沒有貨币,通過皮毛、貝殼等稀缺的物質來進行交換,但交換的媒介始終無法統一,制約了生産力的發展。農業社會開始以黃金、白銀或銅币等的貴金屬作為貨币中介。工業社會後,商品價值量越來越大,用黃金等貴金屬作為貨币難以承載巨大的交易規模,紙币随之出現。上世紀80年代,貨币的電子化越來越發達,電子錢包、信用卡、儲記卡、手機支付迅猛發展。時至今日,以比特币、Libra、央行數字貨币為代表的數字貨币開始出現,貨币迎來了數字化時代。

那麼貨币發行的基礎是什麼呢?以前貨币依靠金、銀等貴金屬作為錨定物。20世紀70年代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以後,貨币發行的基礎變成了與國家主權、GDP、财政收入相挂鈎的國家信用。美國憑借強大的軍事、經濟,通過美元壟斷了全球石油美元結算和大部分國際貿易結算,美元成為了事實上的“全球貨币”。

然而依賴主權信用發放的貨币也面臨貨币超發等問題。1970年,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前,全球基礎貨币總量(央行總資産)不到1000億美元;1980年,這一數字大約是3500億美元;1990年,這一數字大約是7000億美元;2000年,這一數字大約是1.5萬億美元;2008年,這一數字變成了4萬億美元;到2017年底,這一數字是21萬億美元。尤其是近10年來,美國為了擺脫金融危機,通過國債投放貨币來刺激經濟發展,導緻政府債務總量從2007年的9萬億美元上升到2019年的22萬億美元,已經超過美國GDP。如果美國債務持續攀升,到期債務和利息消耗完全部的财政收入,美國沒有信用再發國債,融資能力将會減弱,一次新的全球金融危機将不可避免。

如何改變貨币超發的局面?在金本位崩潰之後,世界各國一直沒有很好解決這一問題。雖然有學者提出回歸金本位的呼籲,但受限于黃金儲量,回歸金本位顯然不太現實。在數字時代,有部分企業試圖通過發行比特币、Libra挑戰主權貨币,這種基于區塊鍊的去中心化的貨币脫離了主權信用,發行基礎無法保證,币值無法穩定,難以真正形成社會财富。本人不相信Libra會成功。對主權國家來講,最好的踐行貨币國家發行權的辦法是由政府和中央銀行發行主權數字貨币。在全球央行發行主權數字貨币的過程中,除了要提高便捷性、安全性之外,還要制定一種新的規則,使得數字貨币能夠與主權的信用相挂鈎,與國家GDP、财政收入、黃金儲備建立适當的比例關系,通過某種機制,遏制濫發貨币的局面。

目前我國央行推出的數字貨币(DCEP)是基于區塊鍊技術推出的全新加密電子貨币體系。DCEP将采用雙層運營體系,即人民銀行先把DCEP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金融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衆。DCEP的意義在于它不是現有貨币的數字化,而是M0的替代。它使得交易環節對賬戶依賴程度大為降低,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國際化。同時DCEP可以實現貨币創造、記賬、流動等數據的實時采集,為貨币的投放、貨币政策的制定與實施提供有益的參考。人民銀行對于DCEP的研究已經有五六年,我認為已趨于成熟。中國人民銀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币的央行。

(四)提高産業鍊運營效率

5G時代,除了消費電子産品如手機、平闆、筆記本電腦之外,智能家居、汽車乃至工業制造設備等各類終端都能夠智能化并接入到互聯網中。數字平台将進一步進化為萬物互聯平台,帶動人類的互聯網産業從to C型的消費類互聯網發展為to B型的産業類互聯網。其中,科技金融可以連接數據平台、金融企業、産業鍊上下遊,幫助各方優化配置資源、提高運行效率以及降低運行成本。

科技金融的發展形式有兩種。一種是“互聯網+金融”,有條件的數字化平台公司,圍繞自身産業鍊籌建非銀金融機構,獨立發展金融業務。另一種是“金融+互聯網”,金融企業根據産業鍊發展需要構建數字化平台。前幾年經濟有些脫實向虛,許多工商業企業、非金融企業熱衷于跨界運作,申請各類金融牌照;各種金融機構熱衷于集團化、全牌照,以至于金融業杠杆疊加、風險累積、亂象叢生。目前,金融業正在按中央部署進行去杠杆、防風險、加強新形勢下資管業務、跨界業務的整頓。

未來,數字化平台下的非銀金融機構出路在哪裡?我認為最合理、最有前途的模式是數字化平台與各類金融機構的有機結合,形成數字金融體系。各類機構在其中各盡所能、各展所長。數字化平台連接産業鍊上下遊企業,掌握真實的交易信息,可以與各類金融機構合作,為供應鍊上成千上萬的原材料、加工、分銷企業提供融資、貿易、資産交易等金融服務。在這個過程中,隻要數字化平台把控好資金來源、杠杆比率,就能大幅度降低風險,獲得合理的利潤,還能有效發揮普惠金融功能。

最後,我簡單總結一下今天跟大家分享交流的内容:當今時代是一個數字化時代,技術革新和數字化經濟的全面興起,讓科技由最初的工具角色轉變成驅動金融變革的中堅力量。數字化的五全基因與金融業不斷碰撞融合,不僅改變了個人間、企業間、國家間的清結算方式及主權貨币發行機制,還大幅提升了産業鍊運營效率,帶來了整個經濟社會的發展和人類的進步。展望未來,量化投資和智能投顧、人工智能定價和理賠核算、金融雲服務、區塊鍊存證等新金融業态正不斷進化,将引領金融業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

您的項目需求

*請認真填寫需求信息,我們會在24小時内與您取得聯系。